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凌傲智库 >

【美文美图】停泊十八艘船的将坑

发布日期:2022-01-10 23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将坑多山。绵延起伏的七都山,层峦叠嶂,青翠欲滴。将坑多水,郭水悠长,经会口、东谷,汇入泸水。

在将坑,一直流传着十八艘船的故事。穿村而过的郭水,让偏僻的将坑“活”了,活得滋润,活得热烈。

也许是地处宜南边陲吧,也许是去往袁州的要冲吧,也许是七都山的丰饶吧,古时的将坑成了安福、宜春之间重要的边贸小镇。

布店、染坊、肉店、南北杂货店、烟馆串起了这里的人间烟火。傍晚时分,溯郭水而上的商船,在纤夫的号子声中,停泊于将坑。在食盐、杂货与茶油、干笋、木材、竹子的互易中,来往将坑的人们,腰包也鼓了起来。将坑日渐繁荣,这里的万寿宫便是见证。

那时,章庄一名还不存在,据说,只有张家山一名。我疑心,这大约是章庄一名的由来。忽而想起,此地多樟树,章庄又或许与樟树有关,问询于乡村野老,到底还是一无所获。而将坑,其历史则久远得多。新中国成立之前,这里还设立过乡公所。

经将坑上七都山,有一条古道,青石板铺就,不知有多少来自远方的信众,拾级而上,直达七星坛上香祈愿。

七星坛供奉着王老爷、赵老爷和观音菩萨,据说很是灵验,朝拜者众多,其中,不乏来自宜春和湖南的信众。所以,民间至今还流传着“先有七星坛,后有明月武功”的说法。

斗转星移,世事变迁。也许是这里山高林密,也许是这里地处边陲,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彭德怀领导的红五军,谭余保率领的武功山游击队,在这里都留下了他们战斗的痕迹。

将坑的后山上,曾经有一座碉堡,是游击队瞭望敌情,守护根据地的设施。可惜在上个世纪被拆掉了,上面的砖头,都用来建学校了。

战乱与饥饿,瘟疫与天灾,使得将坑日渐式微,十八艘船的辉煌,已成明日黄花。

再后来,将坑被边缘化了。乡镇府所在地设在了张家山,离将坑有十多公里;郭水水量锐减,已然见不到一叶小舟;安宜公路开通,古官道也被废弃。

大山锁将坑,贫穷是标配。商旅不行,人口凋敝,将坑人守着茂密的山林,守着山间几丘巴掌大的冷水田,过着紧巴巴的日子。

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春风化雨润山乡,将坑迎来了新生。分田到户,分山到户。渐渐地,将坑人的生活有了起色。

“青山困不住,我心在远方”,越来越多的将坑人,走出了大山,走向了城市。打工挣钱,开公司当老板,成了将坑年轻人新的选择。

“毕竟是他乡,落叶终归根”,将坑村民叶爱民,早年在北京打拼,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资金,2018年,他毅然回到家乡,投资数亿元,创办“兔子的老家”旅游度假区。如今,项目已启动,一期工程已经完工。山地车全地形越野游,水上漂流等,吸引了八方游客。旅游业也带动了将坑的发展,许多村民选择了在家门口就业。

若要富,先修路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一条宽五米、长十八公里的水泥公路穿村而过,与安宜公路相接,极大地方便了村民的出行。

“少数人富不算富”,将坑村有7个村民小组,14个自然村,235户,800多人口,其中,贫困户就有75户,贫困人口达296人,是县、市、省三级贫困村。脱贫攻坚提上了议事日程。

经过几年的扶贫,在县民政局的帮扶下,在村支两委的努力下,2017年所有贫困户都实现了脱贫致富。

贫困户蔡小武,三十来岁,中等个子,眉宇间透着一股精明劲。他创办了“将坑村时来运转家庭农场”,养了巴马香猪、藏香猪、长白猪、牛、羊等,靠养殖业实现了脱贫,走上了致富路。

贫困户艾忠仁,1957年出生,今年63岁了。憨厚、老实,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。他妻子2014年患上了严重的高血压,走路都很困难,看不清,听不明,是个残疾人。他有四个孩子,家庭十分困难。如今,妻子每月的五百元医疗费,政府给报450元。他被村里聘为保洁员,每月有300元的工资,再加上光伏发电入股分红、低保补助,七七八八加在一起,一年有28000多元的收入呢。三个女儿嫁人了,儿子在广东打工,去年也结婚了,媳妇是广东人。说起这些,老艾的脸上满满的是感激。

|随着宜井遂高速公路的建设,将坑村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年轻的村支书周书记和村班子成员们,又在擘画蓝图。

“青山遮不住 ,毕竟东流去”,我们相信,停泊十八艘船的将坑,又将回归。那时,七都山、郭水河,必将还是那样的苍翠和清澈。用青春书写华彩篇章——习对